[get-weather-slider]

大甲、埔里傳統地名相似!中部平埔族遷埔里求生存 學者細說演變歷史

大綱

埔里鎮雖是南投縣內的一座小山城,但翻開它的歷史文化,足以見證平埔族群在過去四、五百年來的消長,也可看見台灣原住民族被殖民的縮影。埔里鎮周圍不僅住著泰雅、賽德克、布農跟邵族,在這裡也有許多平埔族人後代聚居在此,有巴宰、噶哈巫、道卡斯、巴布薩、洪雅族跟拍瀑拉族等,不過其實埔里並非平埔族群的原鄉,但隨著西班牙人、荷蘭人進入台灣,隨後又有鄭成功跟中國閩南地區漢人移入,導致原本生活在台灣中部,苗栗、台中甚至彰化一帶的平埔族群,生活空間慢慢被壓縮、排擠,再加上一些歷史事件影響,導致中部地區平埔族群,陸續往埔里移民,尋求生存空間,在過去的四、五百年間,台灣歷史上究竟發生了事?造就了什麼樣的變化?才讓這麼多平埔族人遷徙進入埔里盆地?長期研究平埔族歷史文化的文史工作者簡史朗老師,將為我們解開埔里的身世之謎。

埔里鎮有許多傳統地名,像是早期稱為烏牛欄的愛蘭里、房里里、日南里、大湳里以及大肚城、水裡城等,這些地名同樣在台中地區都找得到,主因就是,早年西部平埔族人移居埔里時,會把祖居地部落或地域名稱一併帶進來,顧名思義,台中大甲的日南地區,就是目前埔里鎮日南社區道卡斯族的祖居地。

文史工作者簡史朗表示:「這個地方的地名叫做日南,台中那邊有一個日南,(在)大甲,這個地方就是從西部那個日南社,遷居到埔里來以後,把原鄉的地名也怎麼樣,也搬過來了,埔里很多聚落都是這樣。」

台中市鄉土文化學會白俊忠則是說明:「稱為大肚城的原因就是說,把它紀念當下他們原鄉的一個地名,所以讓後代子孫都知道它是,原本他們就是從這邊遷進去的。」

中教大區域與社會發展系講師黃慶聲指出:「台灣十幾個的平埔族群裡面,台中市竟然是存在的密度最高的,從大甲那邊的道卡斯族,到大肚山的拍瀑拉族,然後到了這個岸里大社,豐原交流道附近的、巴宰族,還有石岡東勢的噶哈巫,四個平埔族群,然後再加上彰化縣的巴布薩族。」

在外來民族還沒進到台灣之前,許多平埔族群住在中部平原土地上,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,但隨著西班牙人、荷蘭人陸續占領台灣,隨後又有鄭成功以及中國閩南地區漢人移民,從16世紀至今的5百年間,隨著愈來愈多漢人移民台灣,需要靠農業養活眾多人口,尤其漢人帶來水稻農業,也讓平埔族人首度受到土地私有化的衝擊,最後也造就平埔族人土地漸漸地流失。

文史工作者簡史朗進一步分享:「清國統治的時候,農業而且是農業裡頭的哪一種耕作,水稻稻作的農業型態,因為是水稻所以他(漢人)要深耕,引水灌溉,最重要的是對土地的概念完全不一樣,這種農業經濟的型態,一定要把土地變成什麼,私有化,糟糕就麻煩來了,原住民的土地是大家的共有的,所以這樣的不同的文化的基礎,對土地珍惜的程度,哪一個會非常地極端,但是到有一天,突然覺得說,哇,生活空間怎麼樣,已經萎縮到手腳都伸不開了,那時候已經回頭都怎麼樣,來不及,所以只好什麼,只好遷徙。」

土地流失之後,原漢又經常發生衝突,清代發生的許多歷史事件,原漢在一消一長之間,平埔族群有的被漢化並融入漢人社會之中,有的找地方遷徙避免衝突,其中發生在西元1815年的郭百年事件,郭百年率眾進入埔里地區武力侵墾,對當時埔社族人燒殺擄掠,造成埔社族人死傷慘重人口銳減,因此為求自保,埔社族人透過水社引介,招募當時也不知何去何從的西部平埔族人,來埔里同居共守。

文史工作者簡史朗分享當時歷史過程,「郭百年事件讓埔社人員、財產土地,損失非常地嚴重,侵墾這個在當時是違犯清國的法律,因為內山都是封禁,埔里因為發生郭百年事件,所以他(埔社人)內心也是非常驚惶非常恐懼,因為他害怕漢人又怎麼樣,害怕漢人又來,也害怕山上的原住民下來出草,所以呢就把西部平埔族人就怎麼樣,說你們也是無路可去啦,我們這裡有很大的土地空間,你們就來吧,我們把土地租給你們來開墾好了,你們可以進來,這個當年那個契約就寫著,同居共守。」

中教大區域與社會發展系講師黃慶聲也說:「漢人來了以後,變成漢番有衝突,而衝突到最後的時候,道光年間最後平埔族,台中市的四大族群,全部最後都陸續遷到埔里盆地,甚至於遷到噶瑪蘭,宜蘭那個地方去了。」

文史工作者簡史朗接著說:「所以我剛才講了幾族?道卡斯、巴宰、噶哈巫、拍瀑拉、巴布薩、洪安雅,有幾大族?五大族統統到埔里來。」

在過去漫長的幾百年間,埔里平埔族的遷徙史是一段漫長的血淚故事,而這樣的歷史發展至今,問題似乎依然存在,也不得不讓人重視,民族發展與續存,土地是最重要的元素,平埔族過去的歷史演變,也是目前所有原住民族必須借鏡的地方。

責任編輯:張嘉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