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get-weather-slider]

【山海新藍圖】深入德卡倫獵區看泰雅傳統狩獵智慧 翻轉「獵人變罪人」學術單位用數據證明

大綱

自從野保法制定公布後,定調了「保育至上」的國家政策,卻也從此剝奪原民族人,過往依文化慣習跟自用需求的狩獵權益。但在修法工程始終難以推進下,原住民族有機會翻轉,多年來「獵人變罪人」的困境嗎?又有哪些方法,可以證明狩獵與保育,其實不是天平兩端?原視新聞團隊跟著獵人腳蹤,深入宜蘭南澳鄉德卡倫部落獵區,來看現行狩獵自主管理計畫,正在為部落帶來哪些契機。

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理事 Balo (黎英財) 表示:「去山上打(獵),只要是我們在山上,看到不認識的山警這些,槍枝啊獵物全部丟掉,躲在草叢裡面這樣子。」

面對國家法令高度限制,當代獵人光榮不再,他們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。

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理事 Balo (黎英財) 進一步說明:「這裡我們有發生過被抓的,因為就是(狩獵)申請的程序,太複雜,大家都懶得去用。」

正因野生動物保育法,自1989年公布,定調「保育至上」的國家政策,從此剝奪原民族人的狩獵權益。過去不只規範獵人,須在祭儀期間或傳統文化狩獵類型下,採事前申請狩獵時間,包括預計獵捕物種,也要事先提報,加上最難的關卡,還得使用合法的自製獵槍,種種繁瑣程序,背離原住民族狩獵文化,導致多半獵人寧願在山中躲躲藏藏。

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理事長 Apang Hiro (石玉凰)也說:「因為他們(獵人)會有一個想法,你去報備或者核備,以後就會一直被警察關注,所以就覺得寧願不要去登記,這一塊也是我們跟他們說,我們一定要去登記,我們必須要在合法的範疇下,維持我們傳統的gaga,動保團體也好,他們才不會有那麼多的,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在我們身上。」

但要如何在現行法律下,翻轉「獵人變罪人」的困境?德卡倫部落從「狩獵自主管理計畫」中,看見一線曙光。

暗夜裡,原視新聞團隊跟著獵人,深入德卡倫部落傳統獵區,一探究竟,泰雅族傳統狩獵智慧。

族人們在入山前,都會在入口處倒酒祈福,並向祖靈說道:「保佑我們入山平安。」入山前,獵人謹慎地向山靈對話,隨後進入山中,放大五官、感知四周,就算在熟悉獵場,也得繃緊神經。

此外,族人還會互相提醒:「小心旁邊有陷阱哦。」仔細一看,原來草叢底下藏有套索陷阱,獵人解釋,擺放位置也有學問,除了要熟悉山區獵徑、觀察動物足跡,同一場域,獵人間也有默契,不會重複放置。

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理事 Balo (黎英財) 向我們表示:「我們大部分都放(陷阱)在稜線後面,獵物很多,山羌、山羊、山豬,甚至連猴子都有,大家都知道誰的陷阱在哪裡,盡量不會重複去放。」

從泰雅族狩獵行為中,不只擁有一套跟自然共生的哲學,更形塑部落傳統領域、山林生態知識跟族群社會規範,但外界過往僅片面認知,「打獵」是動保觀點中的對立面,如何破除迷思?現在德卡倫部落在學術單位協力下,未來要透過數據來說話。

在山林間,獵人們興奮的說:「欸!山羌!山羌!猴子、臭鼬、山羌。」

除了打獵,族人們還會在山林架設相機,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成員 Basan (仲軒) 說明:「這個攝影機的架設,最主要的功能,它要統計所有動物的數量,告訴外面的人說,我們去狩獵不會去,破壞到所有的生態。」

由於狩獵自主管理計畫中,架設紅外線自動照相機,是重要任務,也能讓獵人得以依照「自用需求」,彈性上山狩獵,至於生態平衡是否受到威脅?將可透過這臺照相機,監測出動物數量變化趨勢。

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理事 Balo (黎英財)表示:「其實我們部落滿多耆老啊,年輕人都滿認同的,我們也會有(自主)規範不能多打,那你來參與的獵人,那就按照這個規範去走,才會在我們(狩獵協會)的保護下,如果你亂殺亂玩,我們怎麼保護。」

目前德卡倫泰雅自然資源暨文化自主自理協會仍處於初步階段,未來半年,將逐步確立狩獵公約,期待能在明年獵人授證大會中,讓部落內所有獵人,納入協會保護傘下,一步步踏出屬於德卡倫部落的狩獵願景。

責任編輯:張嘉容

相關文章

排灣族

【排灣族語】nu nekanu kisanpulingav kemasi lizeng a peniliq | 無後嗣承襲靈媒 需由靈界揀選有平貴之分

文化介紹
在排灣族的傳統信仰中,靈媒是負責執行部落祭儀,也是跟祖靈溝通的媒介透過zaqu靈珠來占卜,位在屏東來義部落的傳統祭祀中,靈珠有tjimu跟paiwan之分,tjimu是指具有貴族身分的人,而paiwan指的是平民百姓,以上提供給大家參考然而靈媒,除了是世襲之外,也有被lizeng靈界選中的靈媒候選人。這時她的生活會遇到很多的試煉,是什麼樣的試煉?帶您來了解。
小辭典

歷史上的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