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get-weather-slider]

鄒族青年成立舞團 專研族群樂舞、展現文化

大綱

來認識一支特別的樂舞團。「跳動的山林」由一群非科班出生的鄒族青年組成。團長Yangui不僅成功將舞團做出特色,也將鄒族樂舞帶進不同地方。而過程中,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呢?讓我們透過鏡頭,一起來認識她的故事。

清亮的歌聲,劃破夜晚的寧靜。阿里山鄒族青年,正專心準備比賽。而站在前方,指揮隊伍、調整動作的青年,她是舞團「跳動的山林」團長Yangui。2016年,出於對傳統樂舞的熱愛,Yangui與部落青年,一起報名鄉內樂舞比賽,並獲得連續兩年冠軍的好成績,而舞團 「跳動的山林」 也是在其中,慢慢醞釀,成立。

與一般舞團不同的是, 「跳動的山林」 不僅全員都是鄒族青年,還都不是科班出身。因此他們花時間專研鄒族樂舞文化、發想創新舞蹈。這也讓他們的歌舞與眾不同。

團長 Yangui mʉkʉnana(武蒨雯)說:「我們也不是科班的嘛,所以還是會以我們生活上我們日常作息去延伸一些動作、創新,然後再加上我們鄒族神話故事,然後這些可能就會比較有點像現代創新的舞。」

排練完的下一站,團員們很自然地會來到Yangui 家聚會。而回到家的Yangui 這時,不只是團長,也是位母親。而要在兩種身分中不停轉換,Yangui坦言剛開始並不順利,夫妻也常因這樣而爭執。

Yangui mʉkʉnana(武蒨雯) vs. 先生 Voyu luheacana (羅俊傑) :「(有次)會吵架是因為她接這個單(工作)沒有跟我講,我就奇怪她怎麼又不在家。對啊,我當下就有點不高興,因為這樣子我就罵她說你都不在家什麼的,然後到底在幹嘛?時間都給別人了。」

幸好,在不停溝通、體諒的過程中,他們找到了平衡,先生與孩子也漸漸與團員熟悉,到現在,只要舞團有需求就是全家出動。

連道具都堅持自己做,Yangui對舞團一切親力親為。但也是這樣想把一切都做好的性格,讓她在舞團中時常扮演黑臉。

團員 Yangui akuyayana (胡衣采)就說:「她只要脾氣一來就是真的很大的那種,然後就是很急,她很急性子。」

團員 Iusungu niahosa (梁瑞宗)也說:「演出前她會緊張吧,然後就會比較急、講話就比較衝。」

Yangui mʉkʉnana(武蒨雯)則說:「如果他們跳成這樣誰不會生氣啦,我就很重視每個演出,我希望它都是完美呈現。」

就連彩排也要盡全力,Yangui說這樣的精神源自於外公。把過去外公樂舞工作室的名稱沿用到舞團,是期望外公對鄒族樂舞的熱愛之心能延續。而看著女兒承接父親的文化精神,Yangui媽媽非常欣慰。

媽媽 Apu’u mʉkʉnana(武珍妮)表示:「除了工作之外她還要做這個(舞團),她很累,但是她願意接這個棒子,那我就覺得說我爸爸就會在天之靈也會很高興說,我當初帶著她、讓她跟著他(外公)這樣子看,我爸爸也會很欣慰。」

Yangui mʉkʉnana(武蒨雯) 更表示:「(團員)他們都還在身邊一起跟著我奮鬥,已經像家人了,就是繼續堅持下去、就是遇到困難就不要害怕,繼續走。」

帶著外公莫忘傳承使命的精神,以及家人、團員的支持, Yangui 帶領舞團,一次又一次地走出部落,走向國際。未來舞團也會持續前進,向大眾展現鄒族青年對於文化傳承的熱愛。

責任編輯:黃昱憲

相關文章

排灣族

【排灣族語】nu nekanu kisanpulingav kemasi lizeng a peniliq | 無後嗣承襲靈媒 需由靈界揀選有平貴之分

文化介紹
在排灣族的傳統信仰中,靈媒是負責執行部落祭儀,也是跟祖靈溝通的媒介透過zaqu靈珠來占卜,位在屏東來義部落的傳統祭祀中,靈珠有tjimu跟paiwan之分,tjimu是指具有貴族身分的人,而paiwan指的是平民百姓,以上提供給大家參考然而靈媒,除了是世襲之外,也有被lizeng靈界選中的靈媒候選人。這時她的生活會遇到很多的試煉,是什麼樣的試煉?帶您來了解。
小辭典

歷史上的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