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get-weather-slider]

野東西樂團勇闖金曲 氣勢旺入圍三大獎項

大綱

今年入圍的原民音樂人當中,野東西樂團把雅美達悟族語結合硬式搖滾,入圍最佳樂團、最佳原住民語專輯,以及年度專輯三項大獎。其實他們已經醞釀了十多年,野東西樂團是如何在這十多年中努力不懈並且強勢回歸,接下來帶您一探究竟。

由不同族群所組成的野東西樂團,其實成員們從高中就已結識並組團至今。2021年,在成團十年之際,樂團公布第二張專輯《溯》,同時也將樂團名稱改為「野東西」。如同專輯名稱「溯」,追本溯源,把一切打掉重練,回到最初再次出發。

團員們在舞台上的熱情奔放,但回到現實,從十幾歲到三十幾歲,有多少人能一直玩樂團? 在發表《溯》這張專輯時,成員們的生活,也跟大多人沒有兩樣。

貝斯手鐘晨霖說:「你要說真的認真玩十年,可能不是。中間有五六年大家是陸續去當兵的,後面就會斷了五六年大概都是分開的狀態。」

鼓手林廷澤指出過程中有兩個團員結婚,團長蔣沅融則說:「所以我們第一張專輯2017,一直到去年才發了第二張,雖然說時間是比較少,但是還是有辦法喬出彼此一些零碎的時間,去調和一下自己可能沒有那麼順遂的生活。至少玩樂團滿開心的。」

這也是為什麼野東西樂團從第一張專輯到第二張專輯的發表,相差四年時間。這四年間野東西其實累積不少創作,終於在經紀公司建議下,由主唱雅美達悟族人阿良的母語出發,給予樂團新的嘗試方向。 但這個嘗試,對主唱阿良也是一個挑戰。

貝斯手鐘晨霖說如果沒有好的切入點,就不會有想要繼續做專輯的動力。而團長蔣沅融指出寫詞的時候都是寫中文,都是阿良想怎麼用達悟族語去詮釋,把它唱到旋律裡面。

主唱阿良說:「我族語的詞彙真的不多,所以去找我一個青梅竹馬的同學幫忙。這張專輯還好有他,不然應該也很難成形。」

然而當曲目完成後,發現雅美達悟族語意外地跟曲子合拍,對於整張專輯完成度,成員們可說是相當有信心。在錄音期間,也發生了讓團員意想不到的故事。

阿良說在錄專輯的時候,有一首歌「上帝」,有聽到很奇怪的聲音,但是錄音室完全沒聽到,一次兩次三次覺得太奇怪,「剛好身邊有飲料,那我想說就敬一杯看看,會不會就比較安靜,果然就真的安靜下來了,然後這首歌就順利地完成。」

在面對現實環境的考驗,族語專輯殺出一條血路,就好像命中註定,團員要再戰未來。然而就是這樣對於音樂的熱愛跟堅持,入圍金曲對團員來說並不意外,也不影響繼續創作的動力。

團長蔣沅融說:「雖然說科技、世界一直在進步,但是人與人之間好像就是少了那麼一點人性,或者是一些文化的部分。即使在這麼現代這麼進步的社會,過去的傳統比如說達悟族的語言,一樣可以想辦法融入到現在的世界。」

鼓手林廷澤則說即使工作很忙,有時候身心靈很疲憊的時候會想要休息,音樂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享受和靈魂釋放。因此不會輕易放棄音樂,就算樂團結束了也不會斷掉。

從年少時期單純玩音樂,到讓自己藉由音樂釋放靈魂,對於野東西來說,音樂是精神糧食、無法從生命抹滅的一環。他們會一直持續不斷地徜徉在音樂的世界裡,做自己。

責任編輯:鄭群騰

相關文章

魯凱族

【魯凱族語】ta’avalra ’i tatolohae ni|萬山部落勇士祭的由來

文化介紹
小辭典
  1. ta’avalra ’i tatolohae ni
    萬山部落勇士祭的由來

歷史上的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