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get-weather-slider]

專題 - 西拉雅正名釋憲之路

2022年6月28日,西拉雅族正名之路,走上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。西拉雅族主張納入現有分類的「平地原住民」,而非原民會提議的「平埔原住民」,大法官認為「平埔原住民」分類,未來恐怕將掀起另一波違憲爭議,但同時也想問,西拉雅族爭取正名的最終目的,是追求法律保障的身分,還是為未來資源的分配?

2022年6月

西拉雅正名言詞辯論

西拉雅正名釋憲案 憲法法庭首開辯論庭

今年原住民身分爭議不斷,4月初大法官裁示,只要具有血統就能取得原住民身分,如今平埔族群之一的西拉雅族,28號登上憲法法庭為正名,進行言詞辯論,力爭有法律地位的原住民身分,而這起西拉雅族正名釋憲案,當中主要爭點在於,原住民身分法第2條第2款規定,平地原住民,是臺灣光復前原籍在平地行政區域內,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,或直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民,並申請戶籍所在地鄉、鎮、市、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,是否限制哪些憲法權利? 原民會表示肯定,西拉雅族在原住民族身分的重要性,但話鋒一轉,僅以立法方式來規劃,平埔族群的認定機制,以及權利體系,增列平埔族群為,「平埔原住民」身分,大法官認為恐怕又將挑起另一項違憲爭議。 司法院大法官詹森林表示:「如果根據原民會的主張,將來立法上排除了平埔族,或是西拉雅族的某些,特定的憲法上之權益,比如說參政權,這樣不就另起一個違憲的爭議嗎。」 關係機關原民會訴訟代理人李荃和:「如果要解決參政權的問題,可能要到修憲的層次,如果要解決參政權以外,包括他族群承認,跟其他領域保障的問題,可能是立法層次。」 而平埔族群納入「平地原住民」的可行性,以及未來將會對現行原住民族社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?原民會表示,認同西拉雅族的族群認同,也提出依照總統蔡英文在106年裁示,支持修法增列平埔原住民身分,但西拉雅族訴訟代理人,林永頌律師認為,屬於立法政策議題,非本次討論主題。而大法官也拋出疑問,西拉雅族釋憲最終目標,只是力爭法律地位保障後的原住民身分,還是為法定身分背後的政治藍圖鋪路。 司法院大法官黃昭元解釋:「還是說其實後面立委這一塊,並不是你們目前訴求 當然一定要,你們所要爭取的只是希望,能夠成為一個憲法上具有原民的身分,當然也許其他有一些涉及到原民的這些,相關權利法律當然也會所適用,不過就我本庭在今年判字第4號裡頭,其實以有提出,其實身分跟相關的權益是可以分開的。」 關係人訴訟代理人林永頌補充:「西拉雅族平埔族也應該是平地原住民,所以我們今天不是談論立法政策,但是我們也很清楚的表達,確實身分像第4號大法官解釋一樣,身分跟權益可以分開,我們接受這個可以討論,我們沒有說一定要一樣,沒有這樣講,但對於立法委員這個部分,我們沒有堅持,但是他們有表達一個意見,地方的議會他們應該要有發言的權利。」 根據4月初大法官對原住民身分法第4號釋憲,以血統來取得原民身分,但優惠措施必須作出區分,是否會為這次西拉雅族正名之路,開啟一扇窗?原民會主委夷將‧拔路兒,也在言詞辯論最後,以阿美族語表示,希望大院作出合憲的解釋,給立法裁量形成空間,同時也說,在既有的平地原住民及山地原住民以外,增加平埔原住民,然而送到立法院後,因立委沒有達成共識而無法完成立法,未來仍應整合多元的意見,透過修法或修憲的方式,來保障平埔族群的權益。 責任編輯:芷伃
完整報導

另設「平埔族群委員會」 西拉雅學者難認同

28號西拉雅族言詞辯論舉前後,北區、花蓮、台東縣多位原民議員,陸續發表聲明和舉行記者會表態,表示反對平埔族群,納入平地原住民的分類,同時也提出成立"平埔族群委員會",對平埔族群的認定及保障應該另外立法,對此西拉雅族的學者謝若蘭認為,成立專屬平埔族群的機構,將讓多年來的正名運動大倒退。 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教授 Bavaragh Dagalomai (謝若蘭)表示:「但當我們並被當成是一個少數族群,或者是一個等同於客家或者是閩南,這樣的族群來看就失去了,我們其實是從頭到尾,是以原住民的身分進來的,這樣的一個稱法,所以我想成立另外一個平埔(族群)委員會,然後是排除在原住民底下的,這個是我們沒有辦法接受,也沒有辦法認同的。」 原民會表示,尊重諸多原民議員的表態,對於原民議員建議成立「平埔族群委員會」,另外保障平埔族群的權益,原民會也表示,目前對各界不同的提案或想法,也都給予尊重。 原民會綜規處長 Yapasuyongʉ.Poiconʉ (雅柏甦詠.博伊哲努) 解釋:「他們不納入平地原住民之後呢,政府也應該要保障他們的一些權益,所以他們就主張說應該要,可以參考客家委員會的模式,設在行政院底下設平埔族群的委員會,來統籌平埔族群的事情,原民會對這個部分,我們基本上是尊重他們的表態。」 若對於成立平埔族群委員會,原民會表示尊重,是否就變相否認平埔族群的原住民身分?原民會回應,在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中,則是可另以法律訂之,維護相關權益空間較大,但在憲法增修條文第4條中,定義的原住民範圍就不包含平埔族群。 Yapasuyongʉ.Poiconʉ (雅柏甦詠.博伊哲努) 補充:「從修憲的時候要來看是不包含平埔族群,至於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所講的原住民族,它就有比較大的空間,因為在第10條它講說要另以法律定之,所以包含在這樣的一個狀況之下,平埔族群我們也不否認,他們可以是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,所講的原住民族,那它的一些權利就是要另以法律定之。」 在憲法法庭中,對於界定"原住民身分"的範圍展開激辯,甚至有學者提出廢除對原住民的分類,但未來西拉雅族正名,是否會因這場言詞辯論,帶來歷史上的重要轉變?仍有待3到5個月後,由大法官宣示。 責任編輯:芷伃
完整報導
西拉雅族正名

相關報導

西拉雅正名掀討論 學者:消除現行原民分類

「我是台灣原住民,國家還我原住民身分。」 28號在西拉雅族正名言詞辯論後,族人們中午頂著豔陽在司法院外拉起布條,再次喊出內心渴望被政府正視的身分苦難。而學者認為現在原民會標榜,原住民身分採取的法律規定,是從日治時期一脈相傳,儘管如此,在言詞辯論中學者謝若蘭點出,從4月初對於原住民身分法第8號釋憲中,無庸置疑的是,原住民身分應受釋憲法保障。 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教授 Bavaragh Dagalomai (謝若蘭):「當代的《原住民身分法》它其實還是沿用當初的山胞認定辦法,那這些都是由原民會的公文裡面,所以看起來如果說再加上一些,補充的意見的話我想會是一個比較正向的,那大家都同時是從4月1號的釋憲案,去談到就是說身分一定是要給族人保障,那至於相關的這些資源,像是福利資源制度等等,應該是可以脫鉤來處理。」 原轉會委員 Uma Talavan (萬淑娟):「這有可能是一個先例,有一個想像,我自己是認為,也有可能是判平地原住民,憲法那邊目前的話,並沒有去說定義誰是原住民,但是也只有一個被卡住的法條就是,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代表3席,平地原住民3席,如果我們繼續訴求,平地原住民的部分,可能會有這個部分爭議。」 未來會不會有修憲可能?學者在會後,針對言詞辯論觀察,字句都透露著西拉雅族正名勝券在握,也認為原住民身分法第2條第2款,違反人格權和平等權。若西拉雅族正名為平地原住民,學者認為免不了和現行原民社會產生衝突,但如何將衝突降到最低?應該要拉到憲法層次,將平地、山地分類視為違憲,消除對原住民的分類。 東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Awi Mona (蔡志偉):「這個時候其實如果我們可以去從,大法官在這號辦決當中,很明確地指摘《原住民身分法》,對於山地原住民跟平地原住民的分類,是違憲的或者說不妥適的,可以並同後續的立法和修法,去把這種山原的區分,或者說就可以免除,除掉平埔原住民族好像就只能二選一,這樣的一種窘境。」 另外,學者也搬出,過去大法官釋憲第4號中以血統論定調原住民身分取得,再加上狩獵案釋字803號,大法官也點出原住民文化發展與集體權很重要,若承認西拉雅族是原住民族,也應該保障西拉雅族的原住民身分。至於西拉雅族是否能經過訴訟程序,讓身分爭議撥雲見日?大法官言詞辯論結束後3個月宣示,必要時候會再延長2個月。 責任編輯:德蘭亞朗
完整報導

西拉雅族正名掀各界關注 立委紛表達立場

28號憲法法庭,針對西拉雅族正名釋憲案進行言詞辯論,原民會提出另開「平埔原住民」分類,但西拉雅族力爭納入「平地原住民」。藍營立委則表態,支持原民會提出的三分法,將原住民分為山地、平地原住民和新增「平埔原住民」類別。 國民黨立法委員 Yosi Takun (孔文吉) :「一定要另外開立一個平埔原住民的類別,否則的話如果他被納入平地原住民的話,它一定會影響現有山原跟平原的權益,特別是對我們山地原住民的保留地。」 國民黨立法委員 Sra Kacaw (鄭天財) 則指出:「當客家委員會成立的時候,平埔族群委員會更應該要成立。平埔族是需要去協助,但是我更期待的是大法官能夠考量分治分流那麼久了,硬要把它合在一起,對國家社會的衝擊很大。」 國民黨立法委員 Sufin‧Siluko (廖國棟) 說:「為了他們我還提了平埔族群基本法,以這個為基準來討論平埔原住民應該怎麼樣給他們,一個公平的對待。」 而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,在2020年選戰高峰會中,就曾表達支持平埔族群回到原住民族的大家庭,如今這個立場依然沒有改變。 Giwas Ali (高金素梅) 說:「我支持平埔同胞回到原住民族的大家庭,我反對原住民分為山原、平原。不管是山原、平原、平埔的區分,其實都是殖民者的分化。 再來看到綠營原民立委,伍麗華在西拉雅族正名展開言詞辯論前一天,在臉書上發表一則貼文,其中內文寫到依照憲字第8號的判決,我們依據同樣的角度,可以樂觀期待大法官基於憲法精神所做出的判決,應該會傾向於西拉雅族人有權利取得身分,但優惠措施可以脫勾討論。也就是說,未必會直接成為「平地原住民」,而是有修法另訂「平埔原住民」類別的可能性。 伍麗華同時也說到,沒有任何人的認同可以被法律裁判而剝奪。在大法官宣示前,各界對於西拉雅族正名,已經掀起不同聲浪,平埔族群是否能如願迎來遲來的正義,現行原住民族社會又是抱持什麼樣的態度?都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每一個族群,該思考的課題。 責任編輯:鄭群騰
完整報導

西拉雅釋憲案明言詞辯論 原民會開記者會表立場

原住民身分法針對平地原住民跟山地原住民的定義分類,是否違憲?在展開西拉雅族釋憲言詞辯論前夕,原民會召開記者會表達立場。就平埔族群是否能納入「平地原住民」,原民會從立憲角度指出,當時時空背景,是評估族群發展、文化脈絡等因素,保障山地及平地原住民的參政權。假設原民身分法真的被判違憲,就等同將近100萬名的平埔族群,被歸類在平地原住民。原民會主委表示,到時不只影響原本僅27萬名平地原住民的參政權,原民考試甚至土地權益,都將有重大變動。 原民會主委 Icyang‧Parod (夷將‧拔路兒):「因為原住民保留地它是規定,只有原住民可以繼承,只有原住民可以自由買賣,如果增加我們的平埔族群,登記為平地原住民之後呢,可能有限的原住民保留地的,移轉跟買賣也會受到衝擊。」 等同多了近100萬名「平地原住民」符合原保地買賣資格,讓原民會感到擔憂。此外未來原民政策預算需求,每年度就要多出450億元,影響政府財政規劃。不過牽涉資源分配,原民會也強調立場並沒有排他性。與平埔族群納入平地原住民不同的是,過去在修訂原民身分法則增列第三項"平埔原住民"類別,以另一種還給平埔族群原民身分,並保障族群文化發展。 原民會主委 Icyang‧Parod:「他(平埔族群)的相關權利,是可以用另外一個法律來定之,也就是說按照他實際客觀的需求,包括他整個現況的需求,包括他整個現況是什麼樣,來另訂一個符合平埔族群,客觀需求的部分立法。」 不過當時就是因為修法落空,才讓族人走上釋憲之路,也讓資源分配的問題造成族人爭論。原民會還是傾向增列「平埔原住民」,來保障平埔族群權益,但修法工作恐怕還要再取得共識。 責任編輯:德蘭亞朗
完整報導

西拉雅族正名 花蓮10議員登報表達5聲明

除了北區原民議員,為28號的西拉雅族正名言詞辯論,召開記者會表明立場外,花蓮縣議會共10位原民議員也大動作動員,登報表明反對將平埔族群納入平地原住民,而共同聲明中也列出五大重點,認為族群自我認同應該受到保障,但自我認同和制度保障不能混為一談,也提到平埔族群因為文化同化,和其他移墾入台的民族融合,相關優惠措施保障制度,也應該借鏡客家族群模式,成立"平埔族原住民委員會"來統籌辦理,而領銜的笛布斯.顗賚議員也補充表示,截至2021年底,台灣原住民人口數為58萬758人,其中平地原住民為27萬1606人,山地原住民為30萬9152人;4年前內政部以自日治時期,到現今的戶口名簿推估,平埔族至少107萬人,預估平埔族人數是現今平地原住民人口數的4倍。 身為西拉雅族的原轉會委員 Uma Talavan (萬淑娟) 表示:「我們跟法定的原住民,都受到大量的墾殖人口,墾殖社會的移入,而有這樣的一個排擠效應,在這塊土地上,所以至今不管是法定原住民,還是平埔族群 它其實都還是,一個邊緣的群體,但是不一樣的是平埔族群到現在,是還沒有一個法律的地位,他繼續被迫歸類為漢人,而繼續處於政府同化政策的困境中。」 而萬淑娟也表示,對於北區和花蓮地區原民議員的反彈,表示能夠理解,並誠懇邀請大眾來一起理解,殖民歷史遺留下盤根錯節的的歷史與真理,而笛布斯.顗賚也說,因為是聯合聲明,所以只能提出一個共識,有些議員的觀點不是完全一模一樣,有各自表述的空間。 相關報導:https://news.ipcf.org.tw/40504 責任編輯:芷伃
完整報導

跨市議員召開記者會 籲另設「平埔原民委員會」

今年4月初憲法法庭,才剛對原住民身分法第4條作出違憲裁決,並要求相關機關在2年內完成修法,但原住民身分法的爭議還沒落幕。戰場將轉往6月28號,平埔族群之一的西拉雅族尋回原住民身分之路,希望納入「平地原住民」,將在憲法法庭舉行言詞辯論。 當中主要爭點在於,原住民身分法第2條第2款規定,平地原住民,是臺灣光復前原籍在平地行政區域內,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,或直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民,並申請戶籍所在地鄉、鎮、市、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,是否限制哪些憲法權利? 而在言詞辯論前,北部地區的原民議員召開記者會表示,若釋憲案通過恐嚴重影響目前法定原住民族群的權益,並將稀釋原住民文化的特殊性。 新北市議員 Nikar‧Falong (宋雨蓁) 表示:「平埔族因為經過400年來跟漢族群的大量通婚,大量地同化、文化的融合,在外觀上已經跟漢族群沒有任何差異。我們認為他們在法律上欠缺保障的標的。」 台北市議員李芳儒則說:「我們原住民族從有歷史記載開始,不管我們被稱為野蕃、生蕃、高砂族、山胞,到現在的原住民族,我們的祖先都一直在堅持著,非常堅持著我們自己的語言、文化、服裝,一直從400年前保留到現在。」 同時北區原民議員在記者會中,也不否認平埔族群是原住民族的一支,但強調在不同政權輪替下,祖先仍未拋棄身分,若將平埔族群直接變成平地原住民,將是不顧過去祖先背負汙名的奮鬥。因此也提出可行解方,建議對於平埔族群的認定及保障,要另以法律訂之,同時也應另立「平埔原住民族群委員會」。 板橋阿美族族群領導人 Sin Sla (古春輝) 說:「45年的時候已經立案為原住民,他們那個時候是在做什麼,為什麼現在才要說他們是平地原住民,這的確是對我們不公平。」 台中市議員黃仁表示:「我們尊重他,但是不是可以考慮成立一個平埔族的事務委員會,然後事後再制訂各項的政策,也要經過民主的程序,這才是一個真正讓全國原住民來講,被尊重而且也了解整個他要進入到原住民身分的程序。」 攸關原住民身分認定爭議,也因為西拉雅正名釋憲案,又將對現行原住民族的人口、社會各項福利措施等產生什麼樣的變動?同時又會如何牽動政治版圖?原住民身分爭議,28號再次踏入憲法法庭,在大法官的解釋下,又會有什麼樣的結果?都引起各界的高度關注。 相關報導:https://news.ipcf.org.tw/40548 責任編輯:鄭群騰
完整報導

西拉雅正名釋憲案6/28言詞辯論 跨地聯盟聚焦討論

西拉雅族跨地(Qauty)聯盟,目前積極回復西拉雅社會制度,並重組部落議會等事務。最近(24)也針對即將在28號登場的「西拉雅族正名釋憲案言詞辯論」進行討論。由於3月的原轉會議決議,原民會應先把原轉會相關會議資料,提供大法官參考,因此西拉雅族親希望,大法官可以就文化、生活現況等方向,進行思考與評斷。 蕭壠社北頭洋發展協會理事長楊振爚:「走到法院這邊的一個過程,大法官應該去了解我們的大概生活狀況,或者是我們原住民本身的一個,從以前到現在的文化。 此外,會議也首次來到高雄,聯盟召集人表示,除了台南,高雄也許有多西拉雅族親,因此希望透過會議,拉近兩地族親間的距離。 西拉雅族跨地聯盟召集人 Alak Akatuang (段洪坤) :「我是希望說高雄族親透過文化的復振過程,再去凝聚那個族群的意識,然後恢復自己族群的信心。不要再連自己的身分是什麼都不知道,然後能夠去保護自己。 一次次會議,不只逐步重建西拉雅族傳統社會制度,同時也凝聚族人的心,讓社會聽見西拉雅族的聲音。 責任編輯:鄭群騰
完整報導

關於未來

在憲法法庭中,對於界定「原住民身分」的範圍展開激辯,甚至有學者提出廢除對原住民的分類,但未來西拉雅族正名,是否會因這場言詞辯論,帶來歷史上的重要轉變?仍有待3到5個月後,由大法官宣示。

看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