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get-weather-slider]

專題 - 原民學生的第二個家-原資中心專題透析

原資中心總被期許為,大學生在學校裡的另一個家,但實際上,有原資中心總是被校方要求辦理「大眾化」的文化展演活動,讓原民學生坦言,好像只有辦活動、出表演,才會想到原住民。而透過剛才的報導,我們也看到不少懷抱理想的原資中心一線職員,努力在夾縫中,推展族群事務,但因各校不同的行政思維,讓原資中心難以拉進,跟學生的距離。

2020年11月

關於原資

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1】媒體掀中心困境引討論 職員訴:非正式職員淪血汗勞工

台北市某大學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在大學生涯對原住民身分這件事情,其實你會有對自己有很多的疑問,如果在這段期間我們原資中心,可以給同學一些幫忙,我就覺得這是一件滿有意義的事情。」 原本對於原資中心專任助理一職,抱持高度期待,希望作為校園裡的搭橋者,推展多元族群文化觀點,並作為原民學生在校的另一個家,但實際從事這份工作,卻是各種業務接踵而來,讓人難以喘息。 台北市某科大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學校比較在乎的是拿到經費的數字。我們原住民學生資源中心成立的宗旨,應該是減緩原住民學生的休退學率,但我發現我做了很多都是在經費與核銷,我都覺得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做關懷原住民學生。」台北市某大學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比如說當我們想要做原住民身分認同,或者是微歧視或者是文化議題,那相對這些議題都會比較敏感,學校的立場就會覺得這個議題敏感,它沒有想要碰,怕會有後續的狀況。」 對於族群敏感議題,校方多半避而不談,反而只讓原資中心辦理「大眾化」的原民手作體驗課程,但這些包裝過的文化活動,對於正處族群認同迷惘階段的原民大學生,或想要深入了解族群議題的非原民師生來說,能帶來多少實質幫助? 台北市某大學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我覺得事情會這麼難推動,我覺得主要是因為原住民相關事務,上級長官他不理解,他覺得我就是簽公文。但因為我們就是小小的單位,不可能跟長官說,我覺得你這個想法不對,變成原資中心就只是學校多出來一個行政單位。」 由於原資中心設置之初,被賦予多項期待,根據原教法第25條,為了建立原民學生在校就學及生活的文化支持系統,並促進族群友善校園環境,中央教育主管機關應鼓勵設置原住民族學生資源中心,並指定專責人員,但時至今日,組織、人事經費難以制度化,而是必須透過教育部的"高等教育深耕計畫"來申請,讓許多懷抱理想的族人,反而在臨時編組下,淪為血汗勞工。 台北市某科大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原資中心沒有納入學校的組織規程,因為我在這個學校已經待了三年了,一直沒有拿到員工編號,我有請主管去反映這個問題,因為原資中心對於學校是屬任務型的,他們也不確定明年會不會有這個經費。」 加上原資中心專任助理,執行業務包山包海,但享有的福利、薪水,卻遠遠不及學校正式職員,也讓這份職位總是留不住有心人才。 台北市某科大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一個是校方對人事已經不尊重,它對組織也不尊重。我覺得光是學校這兩點,就覺得如果我今天對原住民事務沒有興趣的話,我應該也早就走了。」 像是這位受訪的排灣族專任助理,從事原資中心工作三年,在相關單位已算「資深」,因為翻開今年統計,超過半數原資中心專任職員,年資都是未滿一年;顯見這份工作的「理想與現實差距」,恐怕仍需政府實地理解,並且對症下藥。教育部重申,原資中心經費,受原教法保障,補助多寡將視前一年度學校執行的績效而定,未來將持續精進、檢討相關政策。 【更多專題相關內容】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2】號稱原住民學生第二個家 難推族群事務 淪為活動表演歌舞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3】中心陷入經費及人員任用困境 如何做原住民族學生第二個家? 責任編輯:德蘭亞朗
完整報導

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2】號稱原住民學生第二個家 難推族群事務 淪為活動表演歌舞

每到校慶,學校總會邀請原民社團展演歌舞文化,當作活動亮點,但對於推展族群主流化,讓校園歧視不再出現,原民學生認為,學校該做的,不應該只是如此。 大學生表示:「有時候我們辦一些活動或者是老師要求我們出表演,但就只是為了讓學校好看一點,能有多元的文化去呈現。我覺得這出發點,完全不是為著原住民學生著想。」 消弭大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,或許不該只是透過「唱歌跳舞」,介紹原住民族文化。但對於不少都市原住民學生來說,接觸文化的第一步,就是透過參與和辦理社團活動,步步追尋自我身分跟族群認同,但也因為缺乏「引路人」,而曾經徬徨無助。 大學生:「要辦活動的時候,想要理解都市原住民、想要認識自己文化的心情,可是好像卻不知道從何開始,因為我的活動就是好玩類型為主。要怎麼去辦一個活動,讓大家認識自己的文化,也要跟原資中心合作呢?但經費上又有問題,課外組老師說你們的經費是分開的,不能合辦。」 根據大學課指組業務規章,社團活動歸「課外活動指導組」管理,代表原民社團跟校內原資中心,分屬獨立單位,不為從屬關係,理想狀態應是相輔相成,但卻有學校碰到,過於壁壘分明的政策,導致原資中心跟原民社團,存在一道跨不過的門檻。 台北市某科大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有一陣子我覺得,我自己跟社團都覺得有一道那個無形的牆在......就是我又不敢去干預他們。」 這也成為部分原資中心專任助理,在推動族群事務上,力不從心的原因之一,甚至更因為,大學普遍過於僵化的行政思維,讓原本應該是學生在校的「第二個家」,反而受限於過多流程,無法拉進與學生的距離。 台北市某大學原資中心專任助理:「我任職原資中心上半年,完全沒有覺得這裡像一個家。對我來講家的定義就是,我今天如果來原資中心,我可以跟這些姊姊們聊天,跟她們講我最近發生的事情,但因為我們是在行政大樓裡面,我們的長官常常覺得學生不應該來這裡吃飯聊天,如果他們真的想要跟我們聊聊,應該是要透過制式化的預約表單。」 信任關係,需要時間建立,卻又因為原資中心專任助理,迫於各項現實因素,來去頻繁,也讓原資中心當初預期,應當長期陪伴學生的政策初衷,難以落實。因此該如何重整腳步,讓原資中心發揮,促進校園內族群友善的關鍵力量,並作為原民學生的第二個家? 這或許不只是原資中心專任助理的責任,而是學校、政府都該共同面對。 【更多專題相關內容】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1】媒體掀中心困境引討論 職員訴:非正式職員淪血汗勞工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3】中心陷入經費及人員任用困境 如何做原住民族學生第二個家? 責任編輯:德蘭亞朗
完整報導

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3】中心陷入經費及人員任用困境 如何做原住民族學生第二個家?

為了拉近跟原民學生的距離,並建立穩定的信任關係,台灣師範大學率全國之先,自2014年8月實施「專責導師制度」,讓每位原民學生,除了有系上導師外,還會被分配一名原住民專責導師,讓他們專注、陪伴在學生的生涯輔導。 台師大原資中心專責導師 Vilian:「好處是因為原住民可以站在自己的成長背景歷程與環境,去感同身受當這些學生,跟他當初一樣去異地求學,會碰到的一些困境問題,可以馬上替他解決。」 隔年專責導師室也結合校內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意見,共同研擬出原資中心的設置架構,以輔導學生生活及課業,與傳承原住民族文化及教育為兩大核心要旨,並以原有兩名原民專責導師為中心骨幹,再聘請一名專任行政助理協助業務推動。 台師大原資中心主任:「很多長官都非常關心原住民事務,但是我們也憑良心講,也都不是太了解原住民事務,我們不曉得原住民族學生需要什麼,所以這兩個原住民導師就很重要,因為本身是原住民籍,他從學習過程一路到研究所畢業,所以他們自己的求學過程,他們知道什麼是他們最需要的。」 台師大原資中心主任黃志祥坦承,中心成立6年來,也曾歷經磨合期,但當組織做好明確分工,讓專責導師負責學生日常學習、課外活動,專任助理則承接行政業務、辦理活動,就能幫助組織穩定發展,發揮原資中心應有效益。 台師大原資中心主任:「原資中心工作受到大家認同,學生有需要,學校也覺得目前運作很好,我們就會在適當會議會去提案,要成立正式的組織。」 未來台師大原資中心有望從任務編組,納入學校組織規程中,成為正式單位,除了具有重要宣示意涵,也期待穩定陪伴校內近300名原民學生,同時留住有心從事原民學生事務的人才。 教育部綜規司科長林瑋茹:「我們期待原資中心的存在像種子一樣,也能夠帶動整個大學的一個族群友善的校園環境。」 教育部再次強調,原資中心在大學廣設目的,在於提供原民學生課業及生活所需支持,並在校園內播下友善族群環境的種子,年底也將會針對原資中心主管進行相關課程研習,讓更多師長了解組織運作精神,並透過遴選出績優原資中心學校及人員,引導他校學習效仿。 【更多專題相關內容】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1】媒體掀中心困境引討論 職員訴:非正式職員淪血汗勞工【原資中心專題透析02】號稱原住民學生第二個家 難推族群事務 淪為活動表演歌舞 責任編輯:德蘭亞朗
完整報導

後續發展

原資中心在大學廣設目的,在於提供原民學生課業及生活所需支持,並在校園內播下友善族群環境的種子,教育部也透露年底也將會針對原資中心主管進行相關課程研習,讓更多師長了解組織運作精神,並透過遴選出績優原資中心學校及人員,引導他校學習效仿。

看新聞